快捷搜索:  xxx  as

我会把你扶持到巡察使的位并且让这楚休辅佐你

   楚休越是镇定也就越表明这件事情怕是不会如他所料的方向发展了。
 
    果然,魏九端直接对众人道:“楚休这件事情我已经问明白了,那江家暗地里走私违禁品,犯了我关中刑堂的规矩,并且还打着我的旗号在外面为非作歹,简直该杀!
 
    楚休一个新上任的巡察使便能够把江家这颗毒瘤给挖出来,此事不仅不应该罚,反而应当嘉奖才对。”
 
    一听这话,在场的众人面色骤然一变,这楚休都跟魏九端说了些什么,竟然能让魏九端旗帜鲜明的站在他这一边。
 
    卫寒山更是直接站起来,一脸的不服之色道:“大人,这楚休做事不讲规矩,简直都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了,这还不算是问题吗?”
 
    魏九端的面色顿时一沉,目光阴冷的看着卫寒山道:“你这是在教我怎么做事吗?用不用我去跟关老爷说一声,我这掌刑官的位置现在就让出来,给你来当?”
 
    一听这话,卫寒山只得憋屈的坐回去,闷声道:“属下不敢。”
 
    他卫寒山在关西之地的关系可以说是根深蒂固,除了关中刑堂,他甚至在关中武林都有关系。
 
    只不过他的关系就算是再硬,魏九端也是关西掌刑官,掌控一方大权的存在,他说对,一件事情哪怕是错了那也是对的。
 
    起码在魏九端没有正式退休,卸下权力之前,卫寒山可是不敢当面去跟魏九端硬顶的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六十七章 告状(打赏补更)
 
    PS:这章是为了反派的盟主poonlo的打赏补更的。
 
    在场的五位巡察使没人知道楚休究竟跟魏九端说了些什么,只不过他们知道,既然眼下这件事情魏九端有了定义,楚休没做错,那他就是没做错,谁敢反对,那就是在打魏九端的脸。
 
    除了卫寒山以外,其余的人也没跟楚休有什么直接冲突,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触魏九端的霉头。
 
    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,魏九端淡淡道: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都散了吧,记得管好自己的属地便可以了,别去操心其他人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其实之前魏九端对卫寒山的感官还是不错的,他这个手下虽然小心思一向不少,但却也懂得孝敬自己,表面上的东西做的也算是十分到位了。
 
    但结果他今天却是有些拎不清,竟然还敢当众反驳自己的命令,这就需要敲打敲打了。
 
    楚休露出了一丝笑意,站起来拱拱手道:“是,大人。”
 
    说着,楚休当先离开了议事厅,其他人也是接连离去,只有卫寒山走的时候是一副阴沉着脸的表情。
 
   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,一名三十多岁的年轻走入议事厅内,对着魏九端恭敬的一礼道:“义父。”
 
    魏九端看着眼前这年轻人点点头道:“杨陵啊,末阳府那几个宗门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杨陵道:“都已经处理妥当了,那几个宗门以为义父快要退休养老了,便起了一些不该起的小心思,孩儿已经带着人去敲打完他们了。”
 
    魏九端点了点头道:“没错,有些人就是需要敲打一下。”
 
    杨陵顿了顿,问道:“义父,方才的事情我在外面都已经看清楚了,明明是那楚休坏了规矩,您为何还要包庇他?”
 
    魏九端撇了他一眼,脸上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道:“怎么,你害怕那楚休影响到你的地位?”
 
    “孩儿不敢。”杨陵连忙拱手道。
 
    魏九端淡淡道:“你也不用多想,从此以后那楚休便是我的人了,不过他却不会影响到你的地位。
 
    那楚休毕竟只是一个外人,而你却是我养了十多年的义子,碍于关中刑堂的规矩,我暂时无法把你扶持到高位。
 
    你看关老爷从小养到大的徒弟尉迟都只能在缉刑司当一个普通密探,我就算是想要让你当巡察使,规矩也不允许。
 
    等我退休养老之后,我会把你扶持到巡察使的位置,并且让这楚休辅佐你,到时候就算是新任掌刑官上任,这关西也会有你一席之地的。”
 
    杨陵顿时露出一副感激的模样道:“多谢义父!”
 
    只不过此时杨陵虽然嘴上感激,但心中却是一阵阵的冷笑。
 
    他跟着魏九端鞍前马后十多年,自己这个义父是什么模样,他还不知道吗?
 
    说什么顾忌着关中刑堂的规矩,但实际上根本就是不想让自己直接掌权!
 
    尉迟的确只是缉刑司的一个普通密探,但他却是拿着关思羽的手令行事,在缉刑司当中的地位仅次于那几位首领。
 
    而他杨陵却只能听从魏九端的差遣,魏九端需要他时,他才能借用一下魏九端手中的权势和力量,相当于就是魏九端手下一个跑腿的,结果一跑就是十多年。
 
    对于这种情况他早就不满了,但奈何除了不满意外,他便只能熬,熬到魏九端卸任退休,他才能够真正掌权。
 
    此时商州府,卫寒山的府邸内,回到自己府中的卫寒山气的连摔了数个杯子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